秦佔刚回家就看到闵姜西坐在沙发上出神,闵姜西脸上没有任何哭过的痕迹,可秦佔还是一眼就看穿之前发生了什么,他问:“你跟嘉定打电话了?”

  闵姜西没说话,微微点头,秦佔脱了外套坐过去,“刚刚我哥打给我,说嘉定不怪他。”

  闵姜西抿着唇,眼眶瞬间湿润,秦佔赶忙连哄带逗,“没事……你没看见我哥哭得有多惨,我从小到大没见他这么哭过,我好不容易才把他劝住,你是最坚强的。”

  闵姜西闭上眼睛,张口呼吸,调节情绪,秦佔揽着她的肩膀,低声安慰。

  过了会儿,闵姜西睁眼,“嘉定给我打电话,问我该怎么办,我说不知道,他问如果哪天我爸回来了,说当年有不得已的苦衷,我会不会原谅他,我说看心情。”

  秦佔说:“看来他今天心情好。”

  闵姜西喉咙一酸,低声道:“他就是太善良……”

  秦佔视线微垂,几秒后道:“他一直都很善良,只是从前不知道该怎么表达,我们都一样,特别想要的东西反而不会主动开口要,非等到对方主动给,觉得这样才是理所应当,我们也不愿意主动示好,怕这样要来的东西会变得廉价……我哥让我替他跟你说声谢谢,谢谢你来秦家,解救我们全家于水火。”

  秦佔一本正经,闵姜西破涕为笑,秦佔侧头,“这是个严肃且悲伤的话题。”

  闵姜西笑了一下,已经不想在哭,擦干湿润的眼睛,兀自道:“这个奖项我受之有愧,跟你和嘉定比起来,我才是被救的那个。”

  曾经的闵姜西,外表看起来有多正常,心里就有多‘阴暗’,她说:“我来秦家,从来没想过泡你,更没想过跟秦同学当朋友,我做的一切都为了保住饭碗而已。”

  秦佔说:“但是越接触越难抗拒我的魅力,顺道也觉得秦嘉定还行,交了也不丢面子。”

  闵姜西唇角扬起,“我要说看上你家的动物了,你信吗?”

  秦佔说:“为什么不信,我家动物是比外面的长得好看,关键很多都是我挑的。”

  闵姜西受不了,笑出声,“不怪荣一京说,我就是一早没有看出你的本质,早知道你是这种人……”闵姜西摇了摇头。

  秦佔说:“早知道早喜欢了。”

  闵姜西一笑不可收拾,秦佔说:“我哥给你颁的奖,你当之无愧,要是没认识你,我不会想结婚,秦嘉定跟我混,不坏也好不到哪里去,我能给他安全感,给不了幸福感,你陪了他好几年,一起学习一起吃饭,我做不到,我哥更做不到,这么大的事,他为什么来问你意见,他觉得你是他最信得过的人。”

  闵姜西说:“吃醋吗?”

  秦佔道:“不但没有,还有点庆幸,他要真来问我,我不知道怎么回他。”

  闵姜西说:“他比我牛。”

  秦嘉定比她勇敢,闵姜西至今也无法肯定,如果哪天姜远真的回来了,她能不能像她自己说的那样,当做无所谓,如果心情好,说不定还能原谅,但秦嘉定已经率先迈出了这一步,他选择原谅。

  两人靠在沙发上聊天,某一刻,闵姜西突然说:“好想定哥。”

 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佔有姜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万古神帝只为原作者鱼不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不语并收藏佔有姜西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