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说荆轲刺秦在历史上有发挥什么积极作用的话。

  那应该就是把秦始皇引到错误的战略方向上去使中原统一迟了几年。

  毫无疑问嬴政原本想先灭魏国。

  任何人都知道此时的魏国已经是秦国的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。

  然而姬丹却好不好在此时刺秦……

  嬴政盛怒之下命王翦伐燕,于是才有易水之战于是才有攻蓟之战。

  而燕国又是北方苦寒之地,进攻燕国完全就是兵力和粮食的消耗得不到补充。

  甚至为了守住打下的燕地还得长期消耗,这一来一去就相去甚远了。

  以至于魏国这块大肥肉都到嘴边了还要过几年才吃得下。

  就在众人交谈甚欢时,陈隗就走了上来喊道:

  “吃完便快些干活。”

  “照你们这等吃法,便是吃到明日也吃不完!”

  转身要走时又发现人堆里坐着两个商人,便怒目斥道:

  “军营岂是闲杂人等蹭吃蹭喝之地?你二人莫要再让我瞧见了!”

  说着头也不回便走了。

  剺对着陈隗的背影吐了下口水,骂道:

  “此贼可恨!”

  “我等用的是自己的粮晌,干他何事?”

  仞回道:

  “你又不是今日才知这厮嫉恨工师之才。”

  “少说几句,若是被他听到了,又要加重任务为难砲师了!”

  嬴政瞧着陈隗的背影问沈兵:

  “那位是……”

  沈兵解释道:

  “他是啬夫。”

  “不碍事,下趟来时我等不让他瞧见便可!”

  嬴政“哦”了一声,缓缓点了点头:

  “说的是,不让他瞧见便可!”

  不知为什么,马商说这话时沈兵突然感到有点冷,全身起鸡皮疙瘩打颤的那种。

  特么的这鬼天气,早知道就应该让胖子屯多换几套新衣了!

  没有新衣便是旧衣也成。

  王翦与杨端和受召时正在视察防线。

  王翦是何许人也,他早就知道嬴政不会轻易放过燕国。

  原因很简单:若嬴政打算就此和解,又何必多此一举命王翦亲自指挥围困蓟城?

  又何必率领十万大军星夜赶至邯郸?

  邯郸虽是缺兵,但同时也缺粮。

  这十万大军赶至邯郸就算什么都不做仅是渡过这冬天,要消耗的粮草也不是小数目!

  这也是之前咸阳不敢轻易增援三郡的原因:粮草不足,越是增兵反而负担越重。

  所以,现今大举增兵就只有一个解释:

  嬴政这是在麻痹燕军,使他们对求和抱有希望而不做准备。

  然后再……

  因此王翦赶到前线后就不遗余力的安排秦军做攻城准备。

  杨端和置下的河内兵照例是进攻主力。

  这一来是王翦需要“低调”,二来则是河内兵更有投石机突袭的经验,比如上次攻破邯郸就打得有声有色。

  王翦与杨端和满以为这么冷的天去见嬴政定是在帐内,却不想嬴政正坐在火堆旁就着镬用筷子边翻边吃,周围摆满了切成薄片的牛肉、羊肉……

  一见王、杨两人,嬴政就兴奋的招手叫道:

  “两位将军来得正好,寡人正嫌无人分享呢!”

  说着就让赵高在火堆旁摆上两把折叠凳,说: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大秦工程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万古神帝只为原作者远征士兵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远征士兵并收藏大秦工程兵最新章节